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首页 > 它山之石

城市为湿地让路 湿地让城市闻名

【来源】:仙桃市园林绿化管理局【时间】:2018年03月22日

城市为湿地让路 湿地让城市闻名

作者:湖北风景园林网

西湖以西的北高峰让西湖、西溪隔山而居。夏末夜晚,爬至北高峰,向西而望,一片灯光暗淡的城市腹地已然安睡,这便是西溪湿地。为了让其休养生息,灯光暗了,吵闹少了,这寂静的湿地与东边明亮的西湖,构成一座城市的自然之美。 
遇见西溪,有人说,西溪且留下。然而在10多年前,城市急速扩张,到处大兴土木“种房子”,西溪湿地面积一度缩小,有被城市吞噬的危险。紧要关头,如同苏轼疏浚西湖让其重焕生机,杭州在2000年之后,开启了以“城市为湿地让路”为核心的西溪湿地综保工程,在房地产重围之下,为湿地撑起保护伞,2005年西溪成为全国首个国家湿地公园。 
“西溪湿地最大的贡献,就是把湿地的概念推向全国,带动全国湿地保护。”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生态研究中心主任刘想说,从西溪湿地开始,10年来,全国已经设立500座国家湿地公园,在西溪湿地的带领下,湿地的重要生态功能为越来越多的人认可、接受。

而今,11.5平方公里的西溪湿地,每年接待数百万游客,2014年营业收入达1.85亿元,实现了收支平衡。更为重要的是,因为西溪湿地,杭州这座国际旅游城市更加闻名,显现出持久的竞争力。

“要认识到这一点,并不容易。”刘想说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西溪湿地占地60多平方公里,而到了2002年,只剩下11平方公里,城市在挤占湿地。更严重的是,湿地被污染、损毁,生态功能退化。

10多年前,尽管已经划了“红线”,但是西溪湿地内的12个村庄依旧靠“三头经济”为生——“人头经济”,当地1.2万村民靠私搭乱建为五六万人提供租房服务;“猪头经济”,2.3万头生猪带来大量污染,水质严重恶化;“鱼头经济”,1159个池塘密集养殖,让湿地局部变为死水潭。

“晚一年整治,造成的生态功能破坏无法估量。”刘想说,在政府和民间的合力下,杭州于2003年实施西溪湿地综保工程,划定保护范围、修复受损生态,不惜“土地财政”锐减、政府投入大增,也要把西溪湿地这块“传世之宝”留给子孙后代。

面对封闭保护还是开发旅游的抉择,西溪湿地在综合考量后决定“第一个吃螃蟹”——设立湿地公园,既要保护好生态,又要进行适度开发,让湿地为更多人知晓。

10年来,西溪湿地一直在保护与开发中前行,累计投入资金100亿元,既坚持“积极保护”方针,又重视对湿地资源的合理、适度利用,成就了独有的湿地保护开发的“西溪模式”。

湿地意识从西溪走来。国际湿地公约组织前秘书长皮特·布里奇华特在西溪考察后认为,西溪湿地综合保护这项宏大工程,已经为全球其他湿地的建设提供了很好的经验,也为21世纪全球各地进行城市中湿地的保护和利用提供了科学、有效的模式。

 一进西溪湿地,城市的喧杂、热浪全都退却,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寂静、清新笼罩身心。“杭州有了西溪湿地,市民一秒钟就能从城市模式切换到大自然模式。”刘想说。

西溪湿地就像一块大海绵,吸收洪水、抵御热浪,既是鸟的天堂,也是人的港湾。10年来,因为积极保护、精心修复,西溪湿地的鸟类由79种增加到157种,可使周边15平方公里的气温降低0.5 1.5摄氏度,这里的PM2.5监测数据在杭州所有监测点中最稳定、最优良。

 西溪湿地,风景独好,几十项国家级荣誉给当初城市的“主动退让”加冕。2009年加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,2012年成功晋级国家5A级旅游景区,2013年被评为“中国十大魅力湿地”之一,2014年获“全国旅游标准化示范单位”称号……

 10多年醉心湿地保护的刘想,曾有“因人置废”的担忧,而今,西溪湿地保护有了专门的法规——《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保护管理条例》。更重要的是,西溪湿地这块“金字招牌”声名远播,人们对其保护的意识空前高涨。

西溪,还在修复,80%的区域游客无法到达。天堂西溪,西溪天堂,仅仅过去10年,人们已经感念其时城市管理者的“主动退让”。多年后,西溪的光彩将证明,城市的这一次退让,极富远见,功莫大焉。